logo-baidu
您的位置:首页 > 丝路资讯 > 丝路文化 > 正文
中外交往史上,谁处在价值顶端?答案你想不到
发布时间:2019-08-01 08:47:02 来源:一带一路报道杂志 作者:傅梦孜
分享到:

古代丝绸之路开启了中国与域外、甚至更广远地区的经济、文化交流序幕与进程,对亚欧大陆各国人民交往影响十分深远。中国首先开创丝绸贸易,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与背景,对古代丝绸之路相关历史进行再考察,将有助于今天对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学术研究的深入。

顾名思义,丝绸之路与丝绸直接相关。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,丝绸作为一种纺织品,这一产品符号对中国与域外、亚欧大陆各方开展的经济、文化交流如此源远流长,以至其他任何一种产品可能都难以与之类比。

在古代,这种以桑蚕丝为主,也包括少量柞蚕丝和木薯蚕丝为主织造的纺织品发明、起源于中国。中国历史传说中,被誉为中华民族之母的黄帝元妃嫘祖(公元前2550年)被视为“先蚕”,即始蚕之神。《通鉴外纪》记载,“西陵氏之女嫘祖为帝元妃,始教民育蚕,治丝蚕以供衣服……后世祀为先蚕”。丝绸于远古时期即成为国家商品。正可谓“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,很早就闪耀出了丝绸的光芒”。有学者称,“丝绸比中国四大发明要古老得多,而它对人类的贡献又绝不逊色于四大发明”。


桑蚕丝

在有文字记录之前,考古出土的文物资料成为“说明蚕桑丝绸的可靠依据”。大量考古发现,呈现出先前蚕桑丝绸的一些痕迹。在距今五六千年的新石器时期中期,中国便开始养蚕、取丝了。在河姆渡遗址中,人们发现了纺织工具。1926年,清华学校(今清华大学)考古队在山西夏县西阴村一个距今五六千年的仰韶文化遗址中,发掘半枚被刀子切割过的蚕茧。半枚蚕茧的出现,一时引起国内外学界的重视,日本考古学者对这半枚蚕茧经过“野生”“家养”之辨后,最终还是承认它的“家养”性质。这半枚蚕茧成为当时能借以证明丝绸起源于中国的“唯一实物凭证”。由于同时还出土了纺轮,人们推断当时已经开始养蚕、抽丝、织绸。因此“这半枚蚕茧的出土,使中国是丝绸之源的说法获得实证”。


博物馆展出的传统丝绸织机

1958年在浙江吴兴县湖州钱山漾和河南郑州以西15公里的荥阳青台遗址均发现了丝织品。青台遗址最早由瑞典人T.J.阿尔纳(T. J. Arla)于1922年发现,1934年,中国著名考古学家郭宝均团队对青台遗址进行了首次发掘,掌握了大量一手资料。一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又经过多次发掘,发掘出灰白色和灰褐色丝织物碎片。据称,这是迄今为止“在北方发现的最早的蚕丝织品,尽管已经历5500年历史,但仍具有纤维光泽”。这一发现,不仅填补了中原地区新石器时期没有丝织品的空白,同时也将中国制造和使用丝织的年代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。


1958年钱山漾遗址出土绸片

钱山漾遗址同属于新石器晚期的良渚文化,经过发掘,出土过丝带、丝线等丝绸制品,并经研究人员测试推断,测得其年代大约在公元前2750年,即距今已有4700多年的历史了。此一发现,比黄帝元妃嫘祖养蚕的传说还要早200来年。卫斯所著《中国丝织技术起始时代初探》由此明确断定,丝绸的使用至少不迟于良渚文化。早在公元前2500年,古印度人就开始以野生丝蛾制丝,但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瓦莱丽·汉森(Valerie Hansen)提出“中国人确实是世界上第一个制造出丝绸的民族”。其“最可靠的证据是汉字,只有中国人才会把汉字织进布里”。


钱山漾遗址发掘现场

丝绸因其质地手感、光泽图案备受瞩目。丝绸具有极大的实用性、舒适性,它属奢侈品、艺术品、礼品,也是实用品。在汉代,丝绸与硬币、粮食一样,曾作为货币支付给军队。由于当时在遥远的交战之地,硬币难以兑换,粮食易腐难以保存长久,丝绸就曾定期作为一种货币使用。如在中亚,丝绸就可以作为货币支付给寺庙的僧侣,或者作为犯戒者缴纳的罚金。丝绸变成了一种与奢侈品一样的国际货币。华夏各民族汇聚交融及国家统合进程,加快了丝绸纺织技术的进步与地域传播。《释名》《蚕书》《农经》《蚕织图》《天工开物》等典籍均记录并印证了中国的丝产与技术进步。丝绸的品种日益繁多,《十国春秋》等书中记载吴越对中原历朝进贡的贡品中有绫、锦、罗、绢、绮、纱、织成等多种类,每类还可细分,织物各色各样。


丝绸制品

在与周边地区的贸易中,丝绸可谓工业革命以前世界主要的贸易产品。具有五千年历史的华夏文明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历史,丝绸即是自远古时代出现的标志之一。对于丝绸的赞誉,一直与历史相伴随。《中华文明史话》编委会认定,丝绸“比人们熟知的中国四大发明要古老得多,而它对人类贡献又绝不逊色于四大发明”。锦绣丝绸为中国赢得了“丝绸国”的雅誉。它不仅是中国古代最为重要的发明创造,同时也与华夏文化息息相关。

清代精品外销扇——盈尺扇见证海上丝绸之路

中国丝绸西传至罗马帝国后,在贵族中备受青睐,因而促进了丝绸贸易的发展,各国使者和商旅将中国精美的丝绸源源不断运往波斯、罗马。中国考古发掘表明,中国古代丝绸品种繁多,色泽绚丽,织艺精巧,技艺高超,对西方的丝绸纺织技术产生了深远影响。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《田园诗》曾感叹:奥比亚人的丛林怎么会产生细软的羊毛·塞里斯(古希腊语称谓的中国人——作者注)人怎么会从他们的树叶中抽出纤细的线!

2018年12月18日,“丝茶瓷:丝绸之路上的跨文化对话”展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举办

在中国与外域漫长的交往进程中,丝绸、瓷器、茶和马匹是流通其间的四种大规模交易产品。而“交易链条最长的是丝绸,处于价值顶端的也是丝绸”。丝绸是“一个重要的贸易符号,而且是有生命力的贸易符号”。这甚至就是李希霍芬将其命名为“丝绸之路”的根本原因。

文/傅梦孜(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、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)

免责声明: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网只是转载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、稿酬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电话:029-82267154

西咸新区和陕西日报传媒集团联合主办 陕ICP备14010091号-2 丝路网版权所有